单双中特码准的网址|单双中特公式规律怎么算排卵期
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柔道冠軍舉報村支書始末:揭神秘的外商投資加工廠

2019年04月05日 09:09 來源:澎湃新聞 參與互動 

  柔道冠軍舉報村支書始末:繞不開的五味子,避不開的鄰里糾葛

  時隔六天,柔道冠軍馬端斌的微博舉報等到了官方初步通報。

  馬端斌微博舉報中所說的家鄉,是一個名叫樺樹甸子村的山間村落,位于遼寧省本溪市桓仁滿族自治縣五里甸子鎮。村民們說,這里到中國與朝鮮的邊境線,“就隔了南邊的一道嶺子”。

  六天間,原本平靜的小村莊人來人往,政府公務車輛、警車、記者采訪的車輛一時間塞滿了進村的路。幾天后,車流逐漸散去。

  此前,3月27日晚8時,微博認證為“國家柔道隊隊員”的馬端斌在其個人實名認證微博發布了一則題為《柔道世界冠軍實名舉報兩任村支書:貪腐上千萬、勾結地痞毆打村民》的微博,引發社會關注。

  次日上午,當地縣委宣傳部回應,縣委已注意到馬端斌的微博實名舉報,已經成立專門小組開展核查工作,并由當地政法委書記牽頭,于3月28日早間成立了包括公安、紀委等部門在內4個調查組進入該村,對該事件展開全面核查。

  4月2日16時許,遼寧本溪桓仁滿族自治縣官方發布了舉報事件的初步情況通報。這份情況通報對馬端斌列出的問題做了回應,涉事被舉報人劉忠和已被停職。另外,在調查過程中還發現被舉報人劉忠軍有濫伐幼林的問題,公安機關已對其立案偵查。

  現在回看馬端斌在微博中的舉報內容,始終離不開一個關鍵詞:五味子。

  《中國藥典》記載,五味子別名“北五味子”、“遼五味子”, 功能主治收斂固澀,益氣生津,補腎寧心。

  在樺樹甸子村,五味子讓村民們致富,也讓村民起了嫌隙。

樺樹甸子村村容村貌。 澎湃新聞記者 張偉龍 圖

  五味子讓村落成了市先進典型

  時間撥回到2004年3月,村民劉忠軍以高票當選樺樹甸子村黨支部書記兼村委會主任。

  彼時,38歲的劉忠軍多年種植中小藥材、加工人參、銷售中藥材,每年收入高達30多萬元,有自己的私家轎車,在縣城有自己的樓房,是當地有名的產業大戶。

  當地村民在大規模種植五味子之前,主要以種植玉米等作物作為主要經濟作物,多位村民告訴澎湃新聞,種植玉米“成本高,收益低,掙不到啥錢”。

  2005年,樺樹甸子村嘗試改變增收方向,逐漸有村民開始種植五味子。

  《本溪日報》在2017年11月27日對樺樹甸子村的產業轉型做了記載。

  該報道稱,樺樹甸子村曾經一度是一個山多耕地少百姓生活貧困的小山村。該村通過創新發展五味子產業合作經營模式,使昔日這個人均收入不足1000元的窮山村變成遠近聞名的富裕村,成為本溪市產業結構調整實現農民增收的先進典型。

樺樹甸子村村容村貌。 澎湃新聞記者 張偉龍 圖

  該報道還回顧了樺樹甸子村的致富之路:“2005年,為了引導村民發展產業致富,村黨支部把31名黨員組織起來,通過外出取經學習和市場前景論證,廣泛征求專家意見,最后把發展村經濟的著眼點放在特色中藥材五味子生產上,決定以此帶領村民走一條向土地要富裕的路子。為了帶領農民發展產業基地,黨支部首先組織全村黨員以進行土地置換的方式,集中在一起率先發展五味子200畝。”

  澎湃新聞還在上述報道中發現,樺樹甸子村在種植五味子后,第二年就產五味子干品15萬噸,創造產值60萬元。到2008年,全村已有80%的村民開始發展這項產業,使這個村成為全縣的五味子重要產業基地。

  2014年,劉忠軍不再擔任村支書、村主任,隨后村民于同年選舉了另一位村支書。再到2016年,劉忠軍胞弟劉忠和當選樺樹甸子村村支書。在這期間,樺樹甸子村的發展并未停步。

  到2017年末,樺樹店子村五味子種植面積達4500畝。

  種植五味子的山地。 澎湃新聞記者 馬作鵬 圖另據桓仁縣委宣傳部提供給澎湃新聞的一份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末,桓仁縣種植五味子總面積近7000畝,總產量約1萬噸,主要分布在五里甸子鎮、桓仁鎮、二棚甸子鎮等鄉鎮。

  “咱們樺樹甸子村的五味子確實是桓仁縣各鄉鎮里種得最多的,已經形成規模。”當地宣傳部副部長柳景東亦證實了該村的“實力”。

  當地村民秦某向澎湃新聞透露:“2005年那會兒剛種(五味子)的時候價格比玉米高不了多少,后來逐漸變高了,都改種五味子了,咱們農民沒啥文化水平,啥玩意兒賣得價格好就種啥唄。”

  在樺樹甸子村,村民們似乎對每年能憑靠種植五味子收入多少錢極為敏感。澎湃新聞記者每每問起家中有多少畝五味子、去年收入多少元時,村民們都會不約而同地講出這樣一句話,“一畝地平均產2000斤,價格最低的年份能也能一畝一萬”。

  然而,上述《本溪日報》的報道中以一位村民為典型,道清了五味子的“誘人之處”。

  報道稱,“村民姚玉賢一家種植的30畝五味子賣了50多萬元,這在該村并不算稀奇事。”

  澎湃新聞記者在樺樹甸子村采訪時,有村民說起了這些年種五味子村民們經濟條件發生的變化。

  村民陳某說,“大伙兒種五味子以后,基本上每家都買了大小三輪(農用車三輪車),買四輪兒(汽車)的算少數,但在周圍幾個村里比一下,咱們村絕對比較富裕。”

  另有女性村民秦某告訴澎湃新聞,“咱們村民掙到錢以后,小伙子娶媳婦都簡單了。這錢從哪來的,不都是種五味子種出來的么?”

  五味子這些年來不斷充實著村民們的錢包,而村里的人和事也在悄然發生著變化。

樺樹甸子村景。 澎湃新聞記者 馬作鵬 圖

  五味子引起的“內斗”

  在樺樹甸子村轉型發展的14年間,五味子讓村民們致富,但也帶來了紛爭。

  根據桓仁縣政府官方數據,村民主要從事五味子栽植管理,這項產業是該村村民的經濟命脈。2016年全村五味子總收入達3000萬元,到2017年全村五味子產業總收入達3400萬元……

  3月27日晚8時,馬端斌的一條微博,讓樺樹甸子村的五味子產業出現在公眾視野。

  馬端斌實名舉報稱,樺樹甸子村村民集體經營的五味子加工廠收益遭到侵占,村民未享受分紅;被舉報人劉忠軍、劉忠和兄弟設立的五味子加工基地無合法手續……

  馬端斌這一舉報,劉忠軍、劉忠和兄弟在村里的產業,都被推上了風口浪尖。舉報信中所涉加工廠、加工基地都是用來做什么的?

  澎湃新聞結合檢索公開信息以及4月2日當地官方的初查通報后有了發現。

  馬端斌早前在文中提到的“五味子生產基地”,全稱為“桓仁益盛五味子基地有限責任公司”。天眼查顯示,其法定代表人為劉忠軍,公司成立于2005年6月29日,2011年11月15日吊銷。

  近日,澎湃新聞記者電話采訪了該公司曾經的一名股東。這名股東說:“如果是劉忠軍的名,這家公司應該不在了。公司我加入過,什么好處都沒有,就是弄一個平臺幫大伙銷售。”

  另據一名村民表示,“合作社僅是幾家農戶一起,沒有分紅。合作社就是有個名稱,都是各家管理各家的。”

  澎湃新聞記者在現場看到,這家“五味子生產基地”現在是一家農藥商店。

已被摘去牌子的合作社。 澎湃新聞記者 馬作鵬 圖

  其次,舉報信所涉劉忠軍、劉忠和二人名下的合作社分別為“桓仁縣益民藥材專業合作社”和“桓仁樺樹甸子匯欣五味子專業合作社”。

  “桓仁縣益民藥材專業合作社”注冊于2007年9月17日,主要人員31人,股東143人,公司類型為農民專業合作社,法定代表人為劉忠軍。

  “桓仁樺樹甸子匯欣五味子專業合作社”注冊于2017年7月,股東156人,公司類型為農民專業合作社,法定代表人也為劉忠和,地址位于遼寧省本溪市桓仁滿族自治縣五里甸子鎮樺樹甸子村14組。

  澎湃新聞記者調查發現,劉氏兄弟二人設立的合作社中,劉忠軍的“桓仁縣益民藥材專業合作社”與上述“桓仁益盛五味子基地有限責任公司”同一個地址,位于樺樹甸子村村委會對面。

  3月31日上午,澎湃新聞在當地村民帶領下探訪了桓仁縣益民藥材專業合作社。有村民介紹,“合作社的招牌在前幾日調查組下來后不知被誰摘掉了,現在就是個農藥商店。”

  澎湃新聞記者查詢桓仁縣政府官方網站發現,2011年12月12日,該網站曾刊登了《特色產業富了樺樹甸子村》一文。

  這篇文章顯示,“截至目前,樺樹甸子村五味子種植面積已達4500畝,村民人均收入增加6000余元。村‘兩委’班子適時成立了農業產業化領導小組,先后成立了五味子產業協會和桓仁益民藥材專業合作社,發展會員300多人,協會組織的成立,有效鏈接了市場、企業和農戶,提高了農民生產經營的組織化程度和抵御市場風險能力。”

  再次,4月2日,官方發布的初查通報指出,舉報信涉及到的三家五味子生產基地或合作社,法定代表人為劉忠軍或劉忠和,是少數村民投資入股的企業,或部分村民自愿組織的經濟體,產業收益由村民股東或合作社成員直接分配,與村集體不發生關系。

  澎湃新聞記者隨后電話采訪了桓仁縣益民藥材專業合作社股東、樺樹甸子村村民姚玉賢。

  他表示,“合作社沒有分紅,老合作社給點化肥什么的,就是有個名稱,都是各家管理各家的(五味子)。合作社意義是把村民種的五味子聚到一起,聚成堆好賣。但現在水果(沒有烘干的五味子)就可以賣了,不需要合作社加工,而且這兩年效益好、市場好,所以現在就各家自己賣。”

  合作社股東、樺樹甸子村村民石某也向澎湃新聞表示,“錢確實是沒見著。這個合作社就是大家到收獲的時候把東西(五味子)放在一起往出賣,價格穩一點。”

  神秘的外商投資加工廠

  和村民們一起成立的合作社要么吊銷了,要么不再實際運作,但與劉忠軍還有千絲萬縷關系的五味子加工廠生意仍在繼續。

  3月31日,有村民在澎湃新聞在采訪過程中透露,村委會旁邊還有一個加工廠,與劉忠軍有一定聯系。該村民說,“這是劉忠軍當年當村支書時引進外資的一個廠子。”

  在樺樹甸子村近年的歷史上,有據可查、涉及外商投資的公司名為“五女山龍湖樹木園食品有限公司”。

  澎湃新聞發現,曾有官方消息記錄,劉忠軍于2008年前后從韓國成功引進以加工五味子產品為主的“五女山龍湖樹木園食品有限公司”,該項目總投資1900萬元。

  但澎湃新聞并未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或天眼查中找到“五女山龍湖樹木園食品有限公司”相關信息。

  然而,此次官方通報中出現了另一家涉外招商引資的公司。

  對于馬端斌所稱的“五味子加工廠收益進了個人腰包”一事,官方初步調查通報指出,經查,舉報信涉及到的五味子加工廠為村民代表大會研究通過的招商引資項目,是外來客商自然人獨資有限責任公司,于2010年8月3日登記注冊,名稱為遼寧森泰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村集體未參與該企業的經營活動。通報稱,該項目迄今尚未辦理土地審批手續。

  工商資料顯示,遼寧森泰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名叫陳小燕,主要人員為金錫春。公司成立于2010年8月3日,注冊資本500萬人民幣,公司地址位于五里甸子鎮樺樹甸子村。

  澎湃新聞近日在村內探訪采訪時,并未找到任何掛牌“遼寧森泰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的實際地址,也無村民知曉這家公司的名字。

  經與樺樹甸子村村民確認,4月1日上午,澎湃新聞來到以往報道中“五女山龍湖樹木園食品有限公司”所指的建筑附近進行探訪。該建筑位于樺樹甸子村村委會右側,內有二層小樓、三層小樓各一幢,還有一座有玻璃廠房。

  周圍的村民黃某表示,“這座工廠大概2009年建好的,說是劉忠軍當村書記的時候跟韓國人弄的,一直沒掛牌。但廠子是做加工五味子的。”村民施某稱,“(廠子)這幾年一直在加工(五味子),沒斷過弦兒。”

  又有村民向澎湃新聞再次確認,樺樹甸子村涉及招商引資、有外商投資的,“只有村委會旁邊這座樓是劉忠軍與韓國老板有合作時建的,項目沒成以后被一個姓陳的,一個姓金的兩個人接盤了,其他咱們村民就再沒聽說過。”

未掛牌的加工廠大門緊閉。 澎湃新聞記者 張偉龍 圖

  澎湃新聞記者實地采訪時,該工廠大門緊閉,未掛廠名標識,一位工作人員見到記者后出來制止,并表示不讓拍照。

  “五女山龍湖樹木園食品有限公司”沒注冊,“遼寧森泰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又在村里找不到公司地址,這座大門緊閉的加工廠究竟是什么呢?

  樺樹甸子村村委會工作人員4月4日上午向澎湃新聞證實,“縣里調查組調查的那個公司(遼寧森泰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就是當時劉忠軍當時準備跟韓國人合作建的廠房。2009年的時候那韓國老板不知道咋回事沒來,2010年下半年的時候這個廠子就有人接盤了,具體的得問劉忠軍。”

  澎湃新聞嘗試聯系遼寧森泰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陳小燕,電話一直處于關機狀態,其公司電話也無法呼入。

  引進韓國人投資的時任村支書劉忠軍,因濫伐幼林問題,公安機關已對其進行立案偵查,無法聯系。

  在去馬端斌家的路上,當地村民種滿了五味子。 澎湃新聞記者 馬作鵬 圖

  一封舉報信背后的村民糾葛

  正所謂無風不起浪。樺樹甸子村的村民舉報并非臨時決定的。

  馬端斌在微博里寫道,“我叫馬端斌,是國家柔道隊現役運動員。曾取得世界柔道各大賽事的前三名、全國冠軍、全運會冠軍。2016年代表中國參加了里約奧運會,多次為國家爭金奪銀,贏得榮譽。……我現在實名舉報我們村兩任村支書劉忠軍、劉忠和貪腐上千萬元、勾結地痞流氓欺壓村民的問題。”

  馬端斌舉報稱,劉忠軍和劉忠和是親兄弟。此前劉忠軍因為貪污腐敗,在村民不斷上告后,受了處分被勸辭職,沒想他親兄弟劉忠和又當上了村書記。同樣在村里胡作非為,飛揚跋扈,巧取豪奪,村民苦不堪言。

  馬端斌還舉報了樺樹甸子村村民集體經營的五味子加工廠收益被劉氏兄弟侵占、劉氏兄弟設立的五味子加工基地無合法手續等問題。

  此外,舉報還包括樺樹甸子村村支書套取國家扶貧基金100多萬以及劉氏兄弟勾結流氓地痞打人等內容。并附聯系人姓名姜欣(新)生及電話。

  一時間,輿論嘩然。

  舉報信爆出后,澎湃新聞記者迅速與樺樹甸子村村民姜新生取得了聯系。

  姜新生告訴澎湃新聞,2003年前后與同村的劉忠軍做生意,后因為股東問題兩人停止合作。2008年前后,劉忠軍以購買落葉松樹苗資金不夠為由找姜新生在內的幾人作貸款擔保,姜新生把自己的身份證和名章給了劉忠軍。三年后,劉忠軍找到姜新生,讓姜新生償還連本帶利4萬元的貸款(此前有媒體刊登數額為連本帶利5萬元),因為這筆貸款的借款人是姜新生。

  姜新生稱,在劉忠軍的逼迫下,他認賬簽了字,此后多年到處躲債、打工還上了這筆貸款。

  “當時家里還有三個孩子,一邊養家一邊還貸真的太心酸,2014年開始還完貸款以后,我就想討個公道,就開始告他。”姜新生說。

  姜新生三女兒姜海玲對澎湃新聞表示,“劉忠軍讓我爸去幫他貸款做擔保,我爸把身份證什么的給他了,三年后我爸才知道劉忠軍用他的名字貸的款,這時候劉忠軍來讓我爸還錢。”

  澎湃新聞根據姜新生的說法聯系了其他幾位當時一起給劉忠軍做擔保的村民,但并未聯系上。

  采訪期間,有村民這樣說起姜新生和劉忠軍之間的事,“劉忠軍借了款,用的是姜新生的名和章,后來老姜把這點兒錢還了,然后這倆人就不對付了唄。”

  自此姜新生就開始了上告之路。姜新生稱,他前后多次上告到省里、市里,桓仁縣里派人來答復我,都說沒有查實。

  在樺樹甸子村,除了姜新生之外,劉忠和的鄰居陸培福也在不斷嘗試上告。

  陸培福說,“2007年前后村里轉型發展五味子時要賣林地,說好當時每人都能拿到1000元,但是最后誰也沒拿著。”在陸培福看來,賣林地沒有拿到分成,他與劉氏兄弟產生了矛盾。他的胞弟陸培盛也被卷入其中。

  “2008年那年我弟弟被劉忠軍的十幾個人打,牙齒都被打掉了。”陸培福說。此后陸培福也開始不斷上告劉氏兄弟。

  據陸培福透露,直到2014年,在不斷地舉報下劉忠軍才被迫辭職,隨即村民們選舉產生了新的村支書。兩年后,劉忠軍的弟弟劉忠和又當上了村支書。

  陸培福告訴澎湃新聞,“他們(劉氏兄弟)真是太氣人了,我拼了命也要告他們。”

  4月2日“桓仁縣馬端斌實名舉報問題專項調查組”在通報中指出,所指“有的牙齒被打掉”,是指2008年8月桓仁鎮居民侯某某懷疑村民陸某某組織人員偷采紅松果,發生廝打所致,侯某某與陸某某已于當時自行和解解決。

  4月2日晚間,經桓仁縣調查組官方向澎湃新聞證實,該說明中“陸某某”即陸培福胞弟陸培盛。

  馬端斌父親馬述民,戴著馬端斌參加全運會的帽子。 澎湃新聞記者 馬作鵬 圖

  除上述兩位舉報人之外,年逾70歲的村民于洪喜、馬端斌的父親馬述民也與同村村民有矛盾。

  于洪喜告訴澎湃新聞,2016年3月13日,他與本村村民張克利、汪金敏(張克利的妻子)因為分山場吵起來了,汪金敏用鐮刀砍了他后背,住院近一個月,花了一萬三千多元。于洪喜認為,發生爭執后汪金敏敢如此大膽用鐮刀砍人,是因為丈夫張克利的外甥是被舉報人劉忠軍。

  澎湃新聞從樺樹甸子村村委會工作人員以及當地村民多個信源證實,張克利確為劉忠軍的四舅舅。

  4月2日,“桓仁縣馬端斌實名舉報問題專項調查組”作出的通報顯示,經查,所指“有的村民被鐮刀砍傷”,是指2016年3月村民張某某的妻子汪某某同村民于某某、王某某因分林地引發的治安案件,公安機關對汪某某作出了行政拘留并處罰款,對經濟賠償的訴訟,法院現已執結。該通報指出,迄今沒有證據證明為被舉報人參與或指使。

  澎湃新聞檢索中國裁判文書網,找到了關于于洪喜與張、汪三人沖突的一份民事判決書。

  于洪喜指出,雙方因分山場發生爭議,張、汪用鐮刀將原告打傷后,住院26天。而張、汪夫妻二人指出,“于洪喜與我家有矛盾,見不得我們家好,經常故意損毀我們家的林下參,又鼓動他家的眾多親屬準備強行分配我們家的山林。”

  最終,法院判決汪金敏賠償原告于洪喜人民幣九千六百四十五元六角四分。但這份判決書一直遲遲未執行,于洪喜在勝訴后未拿到賠償。

  于洪喜告訴澎湃新聞,“對方一直不給錢,說沒錢。”

  3月31日,桓仁縣官方成立調查組后的第5天,澎湃新聞在采訪于洪喜的過程中遇到桓仁縣人民法院執行局工作人員高峰。高峰對于洪喜表示,現在汪金敏的錢已經被凍結,一周以后攜帶身份證和銀行卡去法院,可以獲得賠償。

  馬端斌的父親馬述民則是與同村村民、鄰居、劉忠軍的二叔劉俊國發生了沖突。

  馬述民父親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2012年,他家與劉俊國因一塊山地而產生了矛盾。“2002年我承包了屋后這個窩子(東北方言,指小山)種板栗,2012年劉俊國他上來占了我三畝半地。”

  時任村支書劉忠軍3月28日在接受紅星新聞采訪時表示,他(馬述民)承包了板栗地也不種,當時是別的村民(劉俊國)想承包,“兩家同時交的錢,我不能不讓人家承包啊”。

  2017年6月31日,馬述民又與劉俊國因為門前的柴火垛的位置再次矛盾,還發生了廝打。事發之后,兩家各自將對方告上了法庭。

  4月2日官方發布的情況說明中也證實,2017年6月,馬某某(舉報人馬端斌的父親)因自家柴垛糾紛與劉某某(劉忠軍、劉忠和的叔叔)發生廝打一案,經查,公安機關分別對馬某某、劉某某作出行政罰款處罰,對于經濟賠償的訴訟,法院已執結。

  兜兜轉轉,無比風光的“市先進典型”村背后還是有村民之間各種各樣的矛盾。在馬端斌的舉報信中,列出的證據都與劉氏兄弟的五味子產業相關,但細究村民間交惡的原因,都圍繞著生產、生活等日常之事。

  但也有村民認為,“現在老百姓家經濟好了腰桿子才能硬起來,不然被人欺負都沒法說理。”

  截至4月2日晚間,桓仁縣官方組成的調查組對馬端斌微博中所舉報的問題做出了相應回應,并公布被舉報人劉忠和已被停職。

  官方在調查過程中還發現被舉報人劉忠軍有濫伐幼林的問題,公安機關已對其立案偵查。

【編輯:劉羨】

>社會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单双中特码准的网址 7星彩 安徽25选5 网易体育比分 河北快3预测号今天 福建快3 即时篮球nba比分 pk10牛牛 足球电竞比分预测 幸运赛车 广东快乐十分